Archive | 八月, 2009

我的咕叽咕叽2009.08.23

1、VPS主机不知道什么原因,挂掉了一段时间,影响了这台VPS上的好几个哥们。有不错主机推荐的哥们可多多告之。而正好这段时间是超级忙,博客也荒废了。每当打开订阅看到很多优秀的博客文章出来的时候,很兴奋,可用性这个行业越来越好了。年前的时候,董建明博士来深圳,一直和他聊着这个话题,其实我们这个行业未来前景很大,最重要的是我们自己,如何更好的把信息传播出去。

2、那夜和几个旧同事吃饭聊天,一直到深夜。很High,也很兴奋,从来没有过这么久的时间和老同事一起一起这么开心的聊着往事,八卦是难免的,依旧是那么有意思,就像回到了从前。想到两年前和T一起做项目加班很晚,想到A那时候训练的时候做猴子状,感叹时间过的真快。

3、打算重新整理一下博客,前些日子一些朋友问我要博客的皮肤,其实我也是改的,有一些问题也懒得去调整了,越来越懒了。原来的做的也很不错,我只是小调了一下,有空我整理下发给各位。有网页技术的,直接拿一下也OK。

4、有想在深圳打算组织多一些的活动,以前是经常和几个哥们一起吃饭,看来可行。下次直接订饭局算了,每次五六个人,钱呢、AA制。有喜欢的同行留个言,到时候我来组织。

5、发现在我的GTD系统已经开始不适应现在的工作了。其实我也不认为GTD是永远不变的,他应该是随着个人工作的不同而不同,像有些人,可能并没有这么多事,那么精力就放在回顾上,回顾可以让人考虑到很多的事情。其实古语说的很好了,“日三省、自我行。”放在现代也合适,未必所有人都需要GTD,明确你的目标、一步步实现它就好了。

6、再次分享一下我的RSS订阅,体验、Web设计、时间管理一类的居多。我的RSS阅读方式大都是扫一下,对感兴趣的标题会着重阅读一些,对信息类的采用速读方式(没想到以前高中时候无聊时练的一个东西居然现在起到这么大的帮助,推荐这个方式)消灭掉1000+。我也不会陷在RSS里面,还是把大脑多留一些空间去思考。下载我的RSS订阅

华南UE小组深圳第九次聚会

  似乎很久没有参加这类活动了,这次应同事邀请,本周六15:30我会参加《华南UE小组深圳第九次聚会》。有熟悉的朋友,欢迎和我们一起交流。

  豆瓣链接:http://www.douban.com/event/10943613/

活动介绍

简介:
  UE聚会是从豆瓣开始发起的UE(User Experience用户体验)相关工作者的非正式聚会。
  UE书友会是为了共享各人的UE类书籍资源以及交流读书心得的非盈利性组织。

本次活动:
  费用:AA下午茶/人均未定
  地点:深圳 南山区 高新科技园南区 方大大厦 4楼

内容:
  认识新朋友
  Free talk:“信息架构 – 导航系统”
  案例分享

联系:
  J.S. 王阅微 13926504278 /QQ: 968650 /Email: lostchildwei@gmail.com

[转]曾轶可现象反映了一种整体焦虑

转载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d59db50100etv8.html

转载说明:

  由于公司一个项目与快女有关,我连续几周观看了快乐女声。关于曾轶可的争议,从来没有停止过,很遗憾我看到相当多的朋友们在指责这个女孩子。我依然信奉Kevin Fox在谈到“是否有办法提供证明什么是正确的用户体验”时的一句话,他说:“人们太经常的期待’证明’,他们的设计是正确的。当你放手偏见,解放自己的设计,找出设计可以更好的所在,更有价值,比找到足够的证据来证明的你的点子是’正确’的更有意义 。” 其实,曾轶可现象就是这样子,人们总是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去证明自己的观点,而忽视了快乐的意义; 人们总是看到别人的缺点,却一直不肯承认别人的优点。下面的文章说的很好,转载记录一下。

转载原文:

  从03年超男、04年超女,到07年快男,我坚持一条原则,比赛其间绝对不对任何选手作出任何评价,今天破一回例。

  按照09年早已设计好的快女游戏规则,昨晚曾轶可离开了这个舞台。我们主办方不能决定谁去谁留,因为我们把权力交给了三方评委。请注意!是三方而不是某一方。

  我个人喜欢、支持曾轶可,但同时我认为她昨晚的离开也是正常的结果,虽然觉得遗憾。因为我更支持赛制,曾轶可的离开说明这还算是一个谨慎的赛制。

  至于评委,任何个体都可以发表自己的音乐观点,我们的初衷是希望提供一个包容大度的舞台,也许过程中有些小问题,这是需要我们检讨总结的。但我始终认为,尽管可以持有不同观点,可以拥有你自己的音乐认识逻辑,但评委是所有选手的评委,不应该成为某一个选手的敌人或者粉丝,这些加强的情绪应该适当地予以控制。

  这一切来源于多少年出一个的曾轶可。

  过去几周,围绕曾轶可舆论汹涌,其中有很多议论,一是“背景论”,二是“走音论”。前者不值一驳,自己去摸摸脑壳,如果连游戏规则都不晓得制定,不晓得遵守,还办什么选秀?早就被妈妈喊回家吃饭去了。这里主要说一下“走音论”。

  什么叫音乐什么是歌唱?我是个门外汉,那是教科书的事情。我小时候的课本说,一切艺术包括音乐来源于人民大众劳动时的精神活动,涂鸦或者哼唱······可以肯定,许多被视为珍贵文化遗产的山歌,是不符合现在的音乐规范的。可是现在有一帮号称音乐专家的人,拿曾轶可说事,拿几个和弦说事,仿佛他们家锅碗瓢盆的叮当声,他们的做爱声,他们吃饭的吧唧声,一切都那么字正腔圆沁人心脾。而另外一个孩子,写着心里的诗歌,抱着廉价的吉它,哼着想唱的歌儿,竟然变成了犯罪。

  你可以批评她的唱歌技巧,可以讨厌她的音色,但没有权力说她没有资格唱歌。

  我们显然也没有企图用一个选手误导音乐的阴谋,她是十多万分之一,是十分之一,况且大众也有自己的判断。

  和所有艺术一样,音乐是要打动心灵的,打动自己,然后打动你想要沟通的世界。在这个时代,艺术的堕落除了商业的压迫原因之外,最大的对手就是教科书和所谓权威。他们一直企图设置技术的门槛,使得常人无法达到,然后他们可以长久地占有舞台为所欲为。

  也是权威说的,历史上对文化艺术的反动大都是带着缺陷甚至惊世骇俗的、可笑的、稚嫩的,也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有的成功了,有的失败了,但正是这些坚强真实的嫩芽,使得这个世界充满挣扎向上的惊喜。

  我为什么要这样恶毒地看待这种批评?因为最近的事实表明,对曾轶可的批评完全超出了专业范畴,他们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用技术的大棒导引着服从经验的大众,他们很清楚地表达了曾轶可们没有资格站在这个舞台的意愿,而不是“唱歌是否走音”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在这里,话语权力凸显出来,一切都在围绕我们熟悉的权力角逐而展开。

  这一回,支持、力挺她的竟然主要来自文化高端人群,包括一些著名作家,这是颇令人思量的。围绕一个表现出一些小天才的小女孩的争论之所以如此激烈粗暴,其实反映了社会对艺术生存、创新、发展的整体焦虑。所以有时候我又理解、原谅、感谢那些激烈的言行,因为我自己也很纠结。我深感一个媒体平台力量的渺小,何况一档节目,它难以承载全部。加上当代传播将技术虚拟性传染给了内容,有时候显得百口莫辩。

  平心静气下来,我们都可以想一想,都可以反省一下自己。非常遗憾,作为大众媒体的电视,只是游走在艺术的边缘,还算欣慰的是,我们试着为曾轶可提供了一个舞台。同样地,曾轶可现象并没有掩盖其她女孩的个性光芒,这些“美丽新声”们就是一部多彩的合唱,她们是明天的太阳,照耀着我们的未来。

  粤ICP备150889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