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 可用性

我的咕叽咕叽2008.03.08

  • 今天是三八妇女节,祝各位女同胞节日快乐。
  • 前天在街口看到一个人肉广告,嘴里不停的念着广告词,似乎是三星的广告。非常佩服这种广告模式。
  • 来公司加班看到一些求职者,有年轻的,也有老成的。他们真的不容易,祝他们能在公司找到合适的职位。
  • 上周看到我一个文章被转载,很佩服一些“标题党”,以后得改声明了。
  •  回复了一下UCDChina上的一个文章:《既生产品经理,何生交互设计师》。因为这类讨论看的真是太多太多了,下面备份一下,可能若干年后我也会笑话自己现在的想法。

“以结果导向来看,产品经理和交互设计师的目地是什么,最终都是为了搞信息架构和产品定位吗? 我想不是。因此信息架构和产品定位都是为了了满足用户需求而服务。如何让用户心满意足的使用产品并付钱,这个是最关键的。从用户角度看可能就是他自己一个场景。从这个层面看,两者的交集就在于这里,即:都是为用户而服务且达到赚钱的目地;从两者的职责分工来看,交互设计就不用说了,ucdchina普及了很多知识。那么产品经理的职责是对产品负责,有对产品的认知高度和对整体,全局的协调把控能力。楼上所提出两个角色的“矛盾”,我所认为是产品经理未负起产品经理的责任,没有对产品一肩挑起的魄力,即:产品经理未能让多方沟通未能达到共识。

关于“执行力”:个人认为设计师应该有产品经理对项目管理的Sense,如果是交互设计是三天,那么三天就应该做完这些事。至于产生的问题,在三天之内就应该去解决。设计师不是应该懂得退让,这里有一个产品的意识,即全体人员有对产品的热情才是问题的关健。

关于“忽略细节”:把项目分解掉,有些功能放到二期/三期/四期去做,交互设计具备的素质是要有对项目风险的预估。但细节不应该忽略。

关于“调动/培养团队”:这个要看个人能力和魅力等因素去推动这个工作,不是每个人都应该这样。(补充一下:项目中只能有一个负责人)

关于“设计师向产品经理转换”:我认为两者有不同的分工和职业发展方向,可能一些朋友想做产品,一些朋友愿意做可用性。诚然,做产品虽优于做可用性,但行行出状元,只要坚持地做一件事,都可以达到成功。”

和司机、和盲人聊天

  在生活中我们会接触到各种不同角色的人,近段时间和两个师傅聊天,收获颇多。我凭记忆,整理一些如下:

  一、先说和司机师傅。

  某天早上打的,遇到南山那个变态的四分钟的红灯。我一边和师傅抱怨红灯,一边焦急的等待。这时有一对约四十多岁的中年夫妻走到前面的宝马车面前,一边用鸡毛毯子擦车,一边向“宝马”要钱。我很清晰这对夫妻是什么角色,同时嘴里和司机师傅说:“这两人儿,像这么要钱,一个月能赚几个钱啊?还活不活了。”

  司机师傅笑了一下,紧接说:“可别小看他们,一个月和我挣的差不多。”

  我基本了解司机这个职业,在深圳最少也能赚4千块。非常疑惑的问:“这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你听我给算一算。”

  更是好奇,于是催促师傅讲下去。

  司机师傅:“你看,现在的这个灯近四分钟。一般的灯是一分钟或两分钟左右。我们按两分钟左右的车来算吧,他们俩像这么要钱法,一次最少可以收一块钱。一次两分钟的灯可能要不到一块钱,但这个灯停两次、三次,他们俩肯定可以赚到一块钱。”我点头同意。一次两分钟的灯,至少可以停十辆车,在2*60=120秒的过程中,这对夫妻可以至少走完五辆车。从概率上大概估计,在十五分钟之类,他们最少也肯定可以赚到一块钱到七块钱。

  如果按这个机率,一个小时如果有30次停车机会,这对夫妻至少可以赚到十块钱(我们先假设,实际上应该远超过这个数字)。如果他们一天工作十个小时,就是一百块钱。一个月30天,就是三千块钱。那么,他们最少最少可以赚到三千块钱。

Continue Reading →

深圳华侨城创意节 – “21,设计之上”

  今天参观了由深圳华侨城房地产主办的“21,设计之上”的创意节。创意节邀请了四位国际大师([日本]原研哉、[日本]深泽直人、[澳大利亚]格力·艾米、[澳大利亚]约翰·丹顿)分别一一演讲。幸运的是能近距离看到原研哉,可惜的是语言不通不能与他交流,更不能合影了。创意节不仅举办了演讲,还布置了展览。今天收获颇多,先放出一些照片(多图,较慢)。

华侨城的入口,到处都有广告牌子

原研哉的名字,他的书《设计中的设计》(这里有他的一些作品)
上次我也写过读后感 photo

来晚了,还好保安通情达理,让我们进去了。看一下现场的人,好多。有点疑问是新浪网全程在线直播,为什么腾讯网没有跟进这件深圳的创意节?

因为主要是冲着原研哉来的,所以拍他的照片最多。
下面这一张图是介绍的一种虚浮模特儿,相当酷。

这一张是展厅里学生的作品,使用一次性纸杯的艺术。Jamie看后表示马上可以回家弄一个。利用是利用上了纸杯,可用性如何?会不会掉,脏不脏?

还是原研哉的作品:《信和手机》。一种现实中旧信件样式到手机的还原。

看,连手机也做成了信封的形状。在黑暗中有短信的时候,手机开始发光。

原研哉的Senseware(介绍中叫感性体),未来的汽车外壳可以弄个毛发皮肤。说到这儿的时候,全场都笑了。不过试想一下满街全是毛发跑来跑去,撞车的机率肯定少很多。

展厅里另外的一个关健词,这类东西还没看太懂。

城里的卖场,很多小玩具和Tshirt都不错。

演讲完毕后某杂志社采访原研哉,我偷拍了一下侧面。

其实这个距离很近的,没办法沟通,很是可惜。Jamie想到了这个办法,露一下脸。

下面是主办方的一些信息,明天还有一场演讲,喜欢听的可以去看下官方网站 里的地图,很详细。不想看的,直接座公交车到康佳集团东往南走几百米就到了。

主办:华侨城地产
协办:OCT当代艺术中心、深圳平面设计师协会、侨城会、王序设计、一石文化、都市实践
支持:OCT-LOFT 华侨城创意文化园进驻机构
参与院校:北京大学建筑学研究中心、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湖南大学设计艺术学院 、宁波城市职业技术学院艺术学院
策展人:王序、史建
策展团队:黄专、刘晓都
策展助理:侯颖
视觉整合:王序设计
媒体支持:domus(中文版)、周末画报、新视线、新浪网、视觉同盟、东方视觉、ad110⋯⋯(排序不分先后)www.oct-loft-cf.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