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 可用性

我的咕叽咕叽2008.03.08

  • 今天是三八妇女节,祝各位女同胞节日快乐。
  • 前天在街口看到一个人肉广告,嘴里不停的念着广告词,似乎是三星的广告。非常佩服这种广告模式。
  • 来公司加班看到一些求职者,有年轻的,也有老成的。他们真的不容易,祝他们能在公司找到合适的职位。
  • 上周看到我一个文章被转载,很佩服一些“标题党”,以后得改声明了。
  •  回复了一下UCDChina上的一个文章:《既生产品经理,何生交互设计师》。因为这类讨论看的真是太多太多了,下面备份一下,可能若干年后我也会笑话自己现在的想法。

“以结果导向来看,产品经理和交互设计师的目地是什么,最终都是为了搞信息架构和产品定位吗? 我想不是。因此信息架构和产品定位都是为了了满足用户需求而服务。如何让用户心满意足的使用产品并付钱,这个是最关键的。从用户角度看可能就是他自己一个场景。从这个层面看,两者的交集就在于这里,即:都是为用户而服务且达到赚钱的目地;从两者的职责分工来看,交互设计就不用说了,ucdchina普及了很多知识。那么产品经理的职责是对产品负责,有对产品的认知高度和对整体,全局的协调把控能力。楼上所提出两个角色的“矛盾”,我所认为是产品经理未负起产品经理的责任,没有对产品一肩挑起的魄力,即:产品经理未能让多方沟通未能达到共识。

关于“执行力”:个人认为设计师应该有产品经理对项目管理的Sense,如果是交互设计是三天,那么三天就应该做完这些事。至于产生的问题,在三天之内就应该去解决。设计师不是应该懂得退让,这里有一个产品的意识,即全体人员有对产品的热情才是问题的关健。

关于“忽略细节”:把项目分解掉,有些功能放到二期/三期/四期去做,交互设计具备的素质是要有对项目风险的预估。但细节不应该忽略。

关于“调动/培养团队”:这个要看个人能力和魅力等因素去推动这个工作,不是每个人都应该这样。(补充一下:项目中只能有一个负责人)

关于“设计师向产品经理转换”:我认为两者有不同的分工和职业发展方向,可能一些朋友想做产品,一些朋友愿意做可用性。诚然,做产品虽优于做可用性,但行行出状元,只要坚持地做一件事,都可以达到成功。”

和司机、和盲人聊天

  在生活中我们会接触到各种不同角色的人,近段时间和两个师傅聊天,收获颇多。我凭记忆,整理一些如下:

  一、先说和司机师傅。

  某天早上打的,遇到南山那个变态的四分钟的红灯。我一边和师傅抱怨红灯,一边焦急的等待。这时有一对约四十多岁的中年夫妻走到前面的宝马车面前,一边用鸡毛毯子擦车,一边向“宝马”要钱。我很清晰这对夫妻是什么角色,同时嘴里和司机师傅说:“这两人儿,像这么要钱,一个月能赚几个钱啊?还活不活了。”

  司机师傅笑了一下,紧接说:“可别小看他们,一个月和我挣的差不多。”

  我基本了解司机这个职业,在深圳最少也能赚4千块。非常疑惑的问:“这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你听我给算一算。”

  更是好奇,于是催促师傅讲下去。

  司机师傅:“你看,现在的这个灯近四分钟。一般的灯是一分钟或两分钟左右。我们按两分钟左右的车来算吧,他们俩像这么要钱法,一次最少可以收一块钱。一次两分钟的灯可能要不到一块钱,但这个灯停两次、三次,他们俩肯定可以赚到一块钱。”我点头同意。一次两分钟的灯,至少可以停十辆车,在2*60=120秒的过程中,这对夫妻可以至少走完五辆车。从概率上大概估计,在十五分钟之类,他们最少也肯定可以赚到一块钱到七块钱。

  如果按这个机率,一个小时如果有30次停车机会,这对夫妻至少可以赚到十块钱(我们先假设,实际上应该远超过这个数字)。如果他们一天工作十个小时,就是一百块钱。一个月30天,就是三千块钱。那么,他们最少最少可以赚到三千块钱。

Continue Reading →

深圳华侨城创意节 – “21,设计之上”

  今天参观了由深圳华侨城房地产主办的“21,设计之上”的创意节。创意节邀请了四位国际大师([日本]原研哉、[日本]深泽直人、[澳大利亚]格力·艾米、[澳大利亚]约翰·丹顿)分别一一演讲。幸运的是能近距离看到原研哉,可惜的是语言不通不能与他交流,更不能合影了。创意节不仅举办了演讲,还布置了展览。今天收获颇多,先放出一些照片(多图,较慢)。

华侨城的入口,到处都有广告牌子

原研哉的名字,他的书《设计中的设计》(这里有他的一些作品)
上次我也写过读后感 photo

来晚了,还好保安通情达理,让我们进去了。看一下现场的人,好多。有点疑问是新浪网全程在线直播,为什么腾讯网没有跟进这件深圳的创意节?

因为主要是冲着原研哉来的,所以拍他的照片最多。
下面这一张图是介绍的一种虚浮模特儿,相当酷。

这一张是展厅里学生的作品,使用一次性纸杯的艺术。Jamie看后表示马上可以回家弄一个。利用是利用上了纸杯,可用性如何?会不会掉,脏不脏?

还是原研哉的作品:《信和手机》。一种现实中旧信件样式到手机的还原。

看,连手机也做成了信封的形状。在黑暗中有短信的时候,手机开始发光。

原研哉的Senseware(介绍中叫感性体),未来的汽车外壳可以弄个毛发皮肤。说到这儿的时候,全场都笑了。不过试想一下满街全是毛发跑来跑去,撞车的机率肯定少很多。

展厅里另外的一个关健词,这类东西还没看太懂。

城里的卖场,很多小玩具和Tshirt都不错。

演讲完毕后某杂志社采访原研哉,我偷拍了一下侧面。

其实这个距离很近的,没办法沟通,很是可惜。Jamie想到了这个办法,露一下脸。

下面是主办方的一些信息,明天还有一场演讲,喜欢听的可以去看下官方网站 里的地图,很详细。不想看的,直接座公交车到康佳集团东往南走几百米就到了。

主办:华侨城地产
协办:OCT当代艺术中心、深圳平面设计师协会、侨城会、王序设计、一石文化、都市实践
支持:OCT-LOFT 华侨城创意文化园进驻机构
参与院校:北京大学建筑学研究中心、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湖南大学设计艺术学院 、宁波城市职业技术学院艺术学院
策展人:王序、史建
策展团队:黄专、刘晓都
策展助理:侯颖
视觉整合:王序设计
媒体支持:domus(中文版)、周末画报、新视线、新浪网、视觉同盟、东方视觉、ad110⋯⋯(排序不分先后)www.oct-loft-cf.com

记录:与世界级可用性大师畅谈

  会议原文:http://www.upachina.org/events/hfi.htm
  会议结束,随手记录到一些我当时认为关健点的地方,仅仅记录一下当时的记忆的情况,作为回忆。
1> 表达是需要技巧的,表达的最终目的是相互沟通,沟通不好就容易出问题。Eric玩了个小游戏,首先是自己脱了外套,然后邀请一位朋友背对着他,然后让这个朋友开始想象如何把外套穿上,想好后开始一句一句的说,Eric不说话按他的指令一步一步穿衣服,结果到最后穿成……。很有启发的一个例子,问题在于我们在自己的想象中看问题,而没有站在对方的角度上看。我录了一段视频,可以看一下。

2> 信息架构的重要,这里举了一些网站的例子,信息量大,没有重点的页面往往是让用户找不到方向。

3> 同时,Eric提出了“标准”的概念,会后我专门问到这个问题,Eric的回答让我很吃惊,同时我也会调整对这个问题的看法。还好,我这半斤八两的英文还能对付得了。

4> Wording的问题,这里举了一个问题的描述,大段大段的,措辞要 Continue Reading →

从Yahoo的动画过渡原理看可用性

源文出处:http://developer.yahoo.com/ypatterns/pattern.php?pattern=animate#

  今天看到Yahoo patterns上的一个Animate Transition原理,觉得很有意思,我用我的理解和语言大致翻译一下。

Rationale 基本原理

  In our everyday world, objects occupy real space and don’t normally instantly appear and disappear. We throw a piece of trash into the trashcan and see it leave our hand and go through the air into the trashcan. In our interfaces, we do not need to mimic every movement from the real Continue Reading →

  粤ICP备150889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