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 聊天

和司机、和盲人聊天

  在生活中我们会接触到各种不同角色的人,近段时间和两个师傅聊天,收获颇多。我凭记忆,整理一些如下:

  一、先说和司机师傅。

  某天早上打的,遇到南山那个变态的四分钟的红灯。我一边和师傅抱怨红灯,一边焦急的等待。这时有一对约四十多岁的中年夫妻走到前面的宝马车面前,一边用鸡毛毯子擦车,一边向“宝马”要钱。我很清晰这对夫妻是什么角色,同时嘴里和司机师傅说:“这两人儿,像这么要钱,一个月能赚几个钱啊?还活不活了。”

  司机师傅笑了一下,紧接说:“可别小看他们,一个月和我挣的差不多。”

  我基本了解司机这个职业,在深圳最少也能赚4千块。非常疑惑的问:“这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你听我给算一算。”

  更是好奇,于是催促师傅讲下去。

  司机师傅:“你看,现在的这个灯近四分钟。一般的灯是一分钟或两分钟左右。我们按两分钟左右的车来算吧,他们俩像这么要钱法,一次最少可以收一块钱。一次两分钟的灯可能要不到一块钱,但这个灯停两次、三次,他们俩肯定可以赚到一块钱。”我点头同意。一次两分钟的灯,至少可以停十辆车,在2*60=120秒的过程中,这对夫妻可以至少走完五辆车。从概率上大概估计,在十五分钟之类,他们最少也肯定可以赚到一块钱到七块钱。

  如果按这个机率,一个小时如果有30次停车机会,这对夫妻至少可以赚到十块钱(我们先假设,实际上应该远超过这个数字)。如果他们一天工作十个小时,就是一百块钱。一个月30天,就是三千块钱。那么,他们最少最少可以赚到三千块钱。

Continue Reading →

和Danger谈天

  星期天下午和2B studio的Danger见了一面。

  在家小店里(感谢Danger请客),我们聊经典论坛,回忆当年的的蓝色理想,都不觉的笑了起来;我们谈到了Flash,聊到了MAX,Danger不亏是中国Flash发展第一人,对Macromeida产品的研究也是相当致深,国内能做到一边聊天,一边用手机回复MXNA的人可能只有他一个了;我们聊到理想,聊到生活和未来,感受到这个城市的压力,但更多的是希望和对Flash的执着。

  当了解到2B Studio的三个伙伴都已不在以前的公司的时候,心里不由的感叹:可能2B在国内的设计页内留下了一个永远的记号。Danger说:2B还在,因为我们都在,只是不在一起工作了,呵呵。

  和Danger再见后,突然想了下自己的年纪,不觉也25了,却没给这个互联网留下些什么,只愿国内的设计行业能出更多的新人,新作品。

  粤ICP备150889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