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五月, 2012

手机会取代个人电脑吗

  知乎社区里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你认为手机会取代个人电脑吗?如果会,那是在几年之后?会是什么形态?”后来我翻了一下记录,原来这个问题是张小龙提的,问题本身比较有意思,涉及未来的发展趋势,根据个人经验,我也想说几句,以下是全文:

1. 去年拿到iPhone4s的时候,有一个月没有卡,拿着裸机,在Wifi下跑了一个月。我十分震惊的发现, iPhone根本就不是手机,甚至有可能在12年前设计的时候,它也不是作为手机来设计的。这是因为,当你拿起iPhone时,你会发现经常使用的短信系统,可以被iMessage、微信、等替代;你的电话系统,可以被Facetime、Skype、QQ语音等替代。传统意义上的手机,短信和电话是两大特征。当你发现这两个主要功能可能在未来被取代时,你会认为iPhone还是传统意义上的手机吗?那么从这个角度来看,未来的“手机”或手持终端会具备越来越多的功能,相似或接近目前的“个人电脑”。如果把问题缩减一下,终端(或手持终端)会取代个人电脑吗?这个问题到是有结论的。

2. 终端能否取代个人电脑,要看能够满足用户的需求,目前,终端的优势在增强,比如查找天气,看日历,提醒、搜索信息、处理简单的文档、处理邮件都是可以得到解决的。所以我的观点是终端在一定程度上是能够取代个人电脑的。因为人是创造性的动物,人类发明和使用工具是人区别与其它动物的根本。我举一个真实的例子:2002年左右的时候,在火星论坛上,有一位美国华人,做了一个创意的视频,即用两只手处理maya软件,整体的建模是在全息影像上完成(你可以想象钢铁侠2的镜头,但这个视频是在2002年),后面还有一个有趣的小故事。当时非常震惊,可惜现在找不到那段视频,在那个时候,我认为,鼠标是可以解放出来的,因为这种创作方式更贴近人类自然的方式来创造物品,我可以想象在远古的未来,人类就是用双手完整的盖好一间房子。未来就是这样的,更自然,更人性化,工具只是为了更便捷的满足人类的需求,而电脑这个庞大的体积和交互方式,已经慢慢在落伍。有人可能会认为终端不能完成复杂的操作,其实未必,新的技术和交互模式都是在不断变化、革新的。 人机交互的使命就是更好用、易用,有同学提到如何在手机上抠背景,我想用语音识别调用knockout的技术,完成扣背景不是什么问题。打开Photoshop把图片放大N倍,然后用工具延边缘一点一点的截取,将会是过时的。

3. 有人讲互联网是泡沫,包括有的老板也会这么讲。同意这个观点,至少我想是在几年内还是泡沫期的,但一定要讲手机取代电脑的时间有多长,我想会久一点,终端完全可以取代个人电脑会在2030年或更久的日子,我的理由是随研发技术慢慢普及,BB机也是经历了20多年,从大显示屏再小屏,或到终端屏,或到全息,要更久,何况现在国内还有很多人没有用过电脑。(我也想说一下,我想最终,未来的未来,人脑是要和电脑直接交互的)

4. 如果说手机取代电脑的形态,我认为会像KK讲的那些一样,终端无处不在,而手机,会彻彻底底的退出这个历史舞台

给明年依然年轻的我们

  今天是22岁的最后一天。几个月前,我从沃顿商学院毕业,用文凭上“最高荣誉毕业”的标签安抚了已经年过半百的老妈,然后转头辞去了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跟一家很受尊敬的公司、还有150万的年薪道了别,回到了上海,加入了“刚毕业就失业”俱乐部,开始了一天三顿盒饭的新生活,中间许多精彩剧情暂时略过。

  我肯定不是第一个做过这样事的人,也肯定不会是最后一个。所以在说自己的一些有趣故事前,我想借用大家(包括30岁甚至40岁以上的朋友)的一点时间和一点平和的心态,和大家分享过去一年以来一直没说的一些话。所以前两部说的是对于一些一直困扰着我们的关键词的理解和体会。他们是:欲望、外界、标签、天才、时间、经历、人生目标、后悔、和现实。

  这可能会是一篇科普文,也可能会是一篇长篇小说,但我不想这篇文章变成一篇励志文,大家都审美疲劳了。所以我想忽略阳春白雪,尽管信息量很大,但是至少说一些实实在在的经验和故事,说一些效果立竿见影的观点,再说说活捉林志玲什么的,总之让大家多看一点就多获得一点实际的价值。

————————————————————————————–

第一部:那些最容易被理解错误的事

————————————————————————————–

关于欲望

  这些是我们内心里和人生理想一样真实的东西:学历、工作、房、车、财富、以及爱。我们每个人都愿意为了这些欲望去付出,无论付出的是汗水、鲜血、还是身体健康、又或是其它你懂的。尽管我们付出的方式可能不被社会主流认同、可能没那么具有有戏剧性,但你和我、北大图书馆里的学生和网吧中奋斗的少年、职场杜拉拉和夜场里跳舞的小姐、韩寒和芙蓉凤姐(韩少躺着也中枪-_-),我们谁没有为了一个目标连续熬夜奋斗过呢?我们谁没有为了得到一样东西而撕心裂肺地付出过呢?谁没有过那种拼命得快受不了的感觉呢?所以我们最不缺励志的故事,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是付出领域的专家。

  真正的问题是,当我们跑得越快,越是无法考虑我们是否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奔跑。

  北野武讲过一个很有趣的故事。他说他没出名之前想有一天有了钱,一定要开跑车,吃高档餐厅,跟女人们睡觉。而真正功成名就的时候,他发现开保时捷的感觉并没有那么好,因为“看不到自己开保时捷的样子”。结果他就让朋友开,自己打个出租车,在后面跟着,还对出租司机说:看,那是我的车。

  我想说,过去几年里我认识的、深交的、共事过的所有人,包括身边一批又一批二十出头收入一百多万的金融朋友、三十岁左右收入几百万的前辈朋友、以及简历金碧辉煌得已经不在乎收入的大BOSS、以及我自己的经历告诉我两件事:

  一,顶级学校的文凭、顶级公司的工作、顶级的收入、顶级的房、顶级的车、顶级的声望,这些都无法满足人类。

  二,无论是通过爸妈,通过运气,还是通过奋斗得到这些顶级的东西,人类都不会得到更多的幸福感。

  接着北野武的故事说下去。想象一下:你今天骑在一辆助动车上,一个小山村来的年轻人经过,说你的车好帅,你不会有任何的满足感。十几年的奋斗后,你坐在一辆你今天都叫不出型号的保时捷的驾驶位上,一个路人经过,说你的车好帅,相信我,你也不会有任何的满足感。你不在乎他,就像你今天不在说你助动车帅的人。你的视角在变。每当我们考虑许多年后能够取得的成就,我们总是习惯站在今天的角度去衡量幸福感和满足感。你今天的视角只是错觉,却让你相信自己的目标是正确的。这是我们最容易跑错方向的时候。

  人类的需求是很奇特的。我们吃第一个面包的时候的幸福感,和我们吃第一千个面包的时候的幸福感,是差不多的,前者甚至比后者还多一些。同样的感觉适用于我们赚到的第一笔一万元和第一笔一千万元,第一辆十万的车和第一辆一千万的车,第一个女孩和第十个女人,第一个男生和第十个男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归属与爱的需求、尊重的需求和自我实现的需求”–在著名的马斯洛五大需求中,你从任意一个细分需求里获得的幸福感只能有那么多。

  我们清楚地知道快感和幸福感的不同,我们也知道欲望和需求是两个东西(你从来没有听说过“马斯洛五大欲望”对不对?),但是我们的不幸福却是因为不小心把快感当成了幸福感,把欲望当成了需求,而这就是因为我们常站在现在的视角去想象未来的感受。事实是,就好像我们不需要很多的面包一样,我们不需要很多的财富,不需要很多的爱。因为他们很难给你带来更多快乐。当然,我们也不需要去拔高理想和自由的重要性。你可以尝试着停下来思考一下,这五种需求是否真的有高低之分,思考一下,是否连最贫穷最饥饿的人们,都一直在生活中同时追求着这五个高低层次的需求。你会发现其实这五种需求一样真实,离你一样近,也一样远。然后你需要找到一个可以同时实现这五种需求的平衡点。这个平衡点就是只属于你的奔跑方向。这篇文章会实实在在地帮你找到这个方向。但在这之前,我们先谈一些别的。
Continue Reading →

  粤ICP备150889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