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三月, 2008

我的咕咕叽叽2008.03.23

  • 最近一直在忙着工作,博客也写的少了。有好多的想法似乎用日志的形式来表现是太慢了,不知道以后用播客的形式各位能否接受。
  • 回了趟家,重感冒中。回家把该买的东西买了,中国人的结婚相当麻烦,本以为可以逃开却永远逃不开。
  • 深圳的婚检是免费的,拿双方的户口本和身份证就可以了(其中一方为深圳户口),时间是三天到一周内可以拿到结果。医院的可用性应该做的是最差的,不知道那些医生每天面临多少次问寻,还一个劲儿的埋怨用户啥都不懂。
  • 中午朋友非要去吃钰花溪,发现钰花溪的饭涨价了,份量也少了。家里的物价也在涨,不懂经济,不知道为什么涨价。
  • 把Wordpress升级到2.5RC1,后台是相当帅,也加快了很多。但还是不推荐升级,有一些bug。
  • 初初的了解了一些佛学知识,发现有一些道理是对的,也是好的。但80%都在扯淡,如讲透了“一切情绪皆苦”的来龙去脉,却没有讲如何能积极向上为人类造福,在很多程度上教导死了后能进极乐世界,针对个人方面很多。当然也可能是我了解的还不透。
  • Iphone手机打不出电话了,原来是本机号码被关闭的原因。到设置——》电话——》显示本机号码,打开显示本机号码,电话就可以打了。好神奇,这个属于可用性的问题,至少在关闭的时候应该有一个提示。

Steve Souders:你的网页有多“绿”?

  看过此文时,我打开先前的博客设计稿,删除了这种大量引用图片的“甲骨风”风格的设计。从复杂到简洁实用,再从简洁到漂亮,再从漂亮返回到实用,在设计中我多次想尝试两者的结合,但始终未找能到突破点。昨天我开玩笑的和5key说,能否帮我写代码,有懒的成分,也有想把精力放在设计中的成分。还好,这只是个人博客的设计。如果您也在做博客设计,也看看这篇文章,让网页更“绿”一些。

原文作者:Jesse Robbins
原文链接:Steve Souders asks “How green is your web page?”
译者:sniffer
Steve Souders,Velocity conference联合主席以及High Performance Websites作者,允许我在这里发布他的分析:

你的网页有多绿?

  写快速的Web页面对你的用户是非常好的事情,当然对你和你的公司也都是好事。其实这对于世界上其他所有人更是个好事情。

  受Radar上一篇关于co2stats.com的文章启发,我从能源消耗和二氧化碳排放的角度审视我的Web性能最佳实践YSlow根据遵从这些最佳实践多少的程度来评测Web页面。如果把评测级别与千瓦小时和二氧化碳的磅数联系起来将会怎样?

  让我们来看一个网站上一条规则的情况。Wikipedia是世界上前十名的网站(Alexa排名第九)。我喜欢Wikipedia,几乎每天都用。不幸的是Wikipeida首页上有13张图片,而且头的有效期还不足够长(Rule 3)。每当大家重新访问这一页时浏览器不得不向服务器发出13个HTTP请求来检查这些图片是否还可用,尽管这些图片平均七个多月都没有变化。

  Wikipedia一个更好的办法就是在图片URL中放一个版本号,在图片改变的时候改变这个版本号。这就能让浏览器缓存一个图片一年或更久。这样不仅能让页面装载更快而且对环境也非常有益。我们来算笔帐:

  • 我们假设Wikipedia有1亿页面浏览/天。(我见过超过2亿/天的估算量。)
  • 假定这些页面80%通过可以缓存完成(根据Yahoo的browser cache统计),那么就是8000万页/天。
  • 假定其中10%或者5%是浏览主页,那么每天就是4000万页,每页包含13个HTTP请求来验证那些图片,一天就是5200万的图片请求。
  • 假定一个Web服务器一秒钟能处理100个这样的请求,一天就是860万个请求。那么这些流量就需要6台这样的Web服务器工作一年来处理完成。
  • 假设一个满载工作的服务器是100瓦,6台服务器一年就是5000千瓦小时的能源以及大约500到1000磅的二氧化碳排放。

  我认为这是一个保守估计,里面有很多假设。而且6台服务器听上去不是很多,5000千瓦小时跟数据中心的能源消耗比也是九牛一毛。但这只是针对一台服务器 上一个页面应用一条规则。想一下那些没有压缩的JavaScipt、毫无节制的重定向以及泛滥的图片。如果我们在所有站点推广所有性能规则那效果就大了。

  把你的页面变得更快些,这对用户好,对你好,对地球母亲也好。

-Steve

  Steve has a SXSW Bookreading on http://2008.sxsw.com/interactive/programming/panels_schedule/?action=show&id=IAP060323, and will be at the O’Reilly booth on Sunday from 3:30-4:30. Stop by and say hello!

我的咕叽咕叽2008.03.08

  • 今天是三八妇女节,祝各位女同胞节日快乐。
  • 前天在街口看到一个人肉广告,嘴里不停的念着广告词,似乎是三星的广告。非常佩服这种广告模式。
  • 来公司加班看到一些求职者,有年轻的,也有老成的。他们真的不容易,祝他们能在公司找到合适的职位。
  • 上周看到我一个文章被转载,很佩服一些“标题党”,以后得改声明了。
  •  回复了一下UCDChina上的一个文章:《既生产品经理,何生交互设计师》。因为这类讨论看的真是太多太多了,下面备份一下,可能若干年后我也会笑话自己现在的想法。

“以结果导向来看,产品经理和交互设计师的目地是什么,最终都是为了搞信息架构和产品定位吗? 我想不是。因此信息架构和产品定位都是为了了满足用户需求而服务。如何让用户心满意足的使用产品并付钱,这个是最关键的。从用户角度看可能就是他自己一个场景。从这个层面看,两者的交集就在于这里,即:都是为用户而服务且达到赚钱的目地;从两者的职责分工来看,交互设计就不用说了,ucdchina普及了很多知识。那么产品经理的职责是对产品负责,有对产品的认知高度和对整体,全局的协调把控能力。楼上所提出两个角色的“矛盾”,我所认为是产品经理未负起产品经理的责任,没有对产品一肩挑起的魄力,即:产品经理未能让多方沟通未能达到共识。

关于“执行力”:个人认为设计师应该有产品经理对项目管理的Sense,如果是交互设计是三天,那么三天就应该做完这些事。至于产生的问题,在三天之内就应该去解决。设计师不是应该懂得退让,这里有一个产品的意识,即全体人员有对产品的热情才是问题的关健。

关于“忽略细节”:把项目分解掉,有些功能放到二期/三期/四期去做,交互设计具备的素质是要有对项目风险的预估。但细节不应该忽略。

关于“调动/培养团队”:这个要看个人能力和魅力等因素去推动这个工作,不是每个人都应该这样。(补充一下:项目中只能有一个负责人)

关于“设计师向产品经理转换”:我认为两者有不同的分工和职业发展方向,可能一些朋友想做产品,一些朋友愿意做可用性。诚然,做产品虽优于做可用性,但行行出状元,只要坚持地做一件事,都可以达到成功。”

跟陈冠希致歉信学地道英文

出处: 陈冠希英文道歉信难词深度剖析
作者:杨政    来源:新东方

  前言:真的没想到陈冠希会用全英文做道歉陈述,虽然知道他是CBC(Canadian Born   Chinese),但英文水平还是让我佩服。他500多字的道歉信, 用词准确地道,词汇难度较高,包含了50多个考研(雅思)核心词汇,经过改编完全可以成为一篇高质量的考研完形填空,或雅思阅读理解。Edison这小子虽然”猥琐”,但英文用词的难度达到了考研英语(国内最变态英语考试)的要求,如果参加雅思考试估计8分以上不成问题。

  推荐理由:  超敬业的同声翻译, 不仅翻译准确及时, 而且激情投入感情充沛,让人感觉就像是自己刚刚拍了艳照被人发现.

      Today I have come back to Hong Kong to stand before you and account for myself. I have never escaped from my responsibility. During the past few  weeks, I have been with my mother and my family and my loved ones to show  support and care and at the same time to have them support and care for me.
                                    核心词汇解析

      account for 1) 说明,解释;2) 占…比例
      escape from从…逃脱, 推卸责任
      escape=es(ex=out) + cape(catch)
      I admit that most of the photos being circulated on the Internet were taken

      by me. But these photos are very private and have not been shown to people  and are never intended to be shown to anyone. These photos were stolen from   me illegally and distributed without my consent.
Continue Reading →

  粤ICP备150889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