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十一月, 2011

《我们的8652》之二十年再相聚

  当你童年的好友座在你对面时,没有利益,不会忌讳,少了客套,更多的是回忆和温馨。一直和小学同学保持最多的联系,因为和他们一起是最快乐的。休年假的时候,在老家聚齐了能聚齐的小学同学,做了一个《我们的8652之二十年后再相聚》。

  我们聊了好多,各自的前景,现在的状态,各自的收入。在小学时代的记忆中,我和另外一位叫YL的同学座在讲台的两边,我们被当作调皮捣蛋的学生一直就这么座了五年,在聚会中,得知他已经去了天堂,了解死因后,备感可惜,他应该是我们第一位挂掉的同学,我至今还能回忆起他和我滔滔不绝的讲郭靖是如何厉害,用内力把稻草变成一个个武器杀死对手的情景。也以致于我在小学的时候就看了一些金先生的小说。小学时好像只和两位女同学座过,然而其中的一位叫ZSJ的女同学记忆非常深刻,和她座一位的时候,由于我天生好动,上课喜欢说话和玩,她经常找老师告我的状,至今对她记忆忧新,似乎被她告过状的人也不少;我和下面照片中第二排左起第一个的家伙在五年级的时候曾经约好了放学后打架,一直打到我的家长和他的家长双双来了为止,从教室里打到教室外,打乱了桌子和椅子,混身滚得到处是灰;下面照片中有一个还负着伤的MM,没有出院就直接过来了,这精神实在是佩服。

  也聊到了老师,一位教生物的老师,经常拿小竹棍,因为一点点小P事,狠狠的打过去,可以是打的半死的那种,不知道这位老先生是否还在活着;教语文的老师,经常罚学生写作业,她还好,是因为你犯错了才会惩罚你;还有一位数学老师,因为一个同学告状说我讲了她的坏话,整整一个学期没有改我的数学作业,还在毕业最后的时候当着全班68个人的面说我能考上红旗中学(当时最差的一所中学)就不错了;一位地理的女老师,对我还不错,在考了8分后也没让我找家长;一位教书法的老师,因为我座的靠前,经常指导和表扬我的毛笔字写的认真。总之,在记忆中,没有几个老师能算得上“老师”,我也大胆的预言,未来老师这个职位可能会消失。

  最后也聊到了各自的状态,由于经济及三线城市的原因,很多在职人员的收入并不乐观。但其中也发现了同学们也是能积极的面对生活,赚外快,开店做生活,都想在工作之余能为未来的生活做更多的准备。也祝福各位同学们能够找到更多的途径,走出近期经济不紧气的状态。

  最后,记录一下《我们的8652》的由来:当年是1986年我们进入了小学一年级,毕业时是五年级二班,所以依据于此,叫作《我们的8652》,全班毕业时68人。

  我们,期待下一次相聚。

老家见闻

  回到老家,舒舒服服的在家、在外吃吃喝喝睡睡玩玩,很幸福的十天年假日子马上就要过去了。在这十来天里,见了一些同学、朋友,喝了一些酒。尽管我不能喝,感觉这几年都没这十来天喝的酒多,而且是,白酒。老和人说,别人家里是教育孩子不要抽烟喝酒,而我家里是教育我是可以喝酒抽烟。

  老家感触最大的就是物价的变化。买过水果,去过超市,打过的,在大排档、普通饭店、大饭店用过餐,对于老家这个三级县城的物价感到的是一种震撼,所谓震撼就是物价基本上是和深圳差不多,或是一样的程度,的士除外。

  我接触到的:水果,同样的路边摊,中型模样的内地水果,五元钱六个,在深圳似乎也差不多;超市的一些日用品,如海飞丝五老吉这类等,似乎是全国统一售价了;大排档和普通饭店几个人吃个饭,两百元至三百元左右,如果在深圳鑫泰餐厅,三、四个人吃饭也是三百元-四百元左右的价格,而在老家大一点的饭店,几乎要超过这个价格。在这个人均工资水平在1500元左右的城市,比如结婚送礼都在200元,基本上是收入的八分之一,算是不小的数字,在南方人都会觉得这个礼有点大的时候,老家的这个习俗依旧还在。

  其次是环境。整个县城的环境越来越脏,灰尘越来越大,到处都在建楼,到处都是垃圾。除了沿河的绿化较好以外,其余的地方越来越脏到不能忍受的承度,很难想象我的一个同学还在灰层四起的街道里散步,也可能是大家都习惯了这种脏脏的感觉。在记忆中,老家一直对环境没什么要求,能看到变化的是楼越来越高,车越来越多,而老家人的普遍素质却没变好多少。比如一个光鲜靓丽的女子,突然的会来一句正宗的国骂,而且是用家乡话。

  另外最大的问题是随意开车、占道的问题,整个城市都被这个问题困扰。当一个问题成为所有人问题的时候,好像成为法不责众的问题了。

  最后是就业环境。老家的就业环境现在非常的不好,很多工厂、制作业的单位都不在了,稍稍好一点的只有一家华英集团。而这家公司并不能解决所有人的就业问题。所以,在老家能看到很多人出去打工,回来花钱;失业的人或找不到工作的人开始做小生意;在单位上班的人,邻一些并不多的工资,同时在赚外快或做小生意;房地产商开始火起来,但不知道能火多久。值得提的是,内地进单位是靠人际关系,很多单位的人员臃肿到很严重的程度,但没人解决。

  我在老家生活了约二十年左右,对潢川其实并不太熟悉,直到出去了以后才仔细了解了一些她的历史,虽然看到一些情况并不太满意,但还是希望老家越来越好。百度百科:潢川县

  粤ICP备150889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