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 格力·艾米

“转换” 格力·艾米的关键词之三

转换

  展览场所有着它特殊的场所精神,它是个奇幻的空间。当你在期间穿梭游走,“视角转换”往往能赞成时间或空间的“切割”或“重构”,引起一种类似电影蒙太奇般的效果。

  它将当前时间与空间中不出现的现象、场景切割、组合。这些成为不同个体体验展览场所的一种状态,而不同的个体又会因其社会经历、知识结构、价值取向、个体心态等因素会产生不同的视角转换。

  当你与展览场所中的展示对象开始对话的时候,时空的转换、虚实的对接往往是在不经意之间,你会被展示对象所传达的信息所感染,你会情不自禁地注入自己的感情和理解。当你置身于展览场所,空间的此处与彼处,时间的此际与他际,已不再是生活中重要的现实维度。展览场所所营造的氛围让你穿梭于各异的时空,它可能是展现艺术、折射历史、关照人文、依托科技等等。这些因素也是发生转换的必要前提和依托。

  时间与空间,虚与实的驾轻就熟和腾挪翻转是展览场所的魅力,就像有一首诗歌一样:“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别人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Conversion

 The exhibition site has its particular spirit. It is a magic Continue Reading →

“障碍” 格力·艾米的关键词之二

障 碍

关于场所中的障碍对人的视觉感知所产生的影响。

场所中总是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障碍,其中被人所能够直接察觉的我们称之为显性的遮掩,而在潜意识中影响人的行为和视觉感知的我们则将其称为隐性的遮掩。

当然,这样的隐与显性的差别也必然在某种意义上微妙的改变着人在场所/空间中的行为状态和视觉感知。面对显性障碍,带来的是对于被观看者信息传播的一种消耗,这样当信息无法充分的传达到观看者的时候,观看者则会对其进行猜测与想象。这样的想象就可能会突破被观看物的常态,对于被观看物产生一种最广泛的感知。

而当场所中的隐性障碍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时候,它虽无法被人直接察觉但同样影响了人的视觉感知。隐性障碍的存在就好比人在透过一面凸透镜来观看物象。信息虽然被完全的传达给观者,但是在传播的过程中却被扭曲和肢解,这时观看者在既有信息的基础上将其重新组合与认知,虽没有脱离被观看物的真实信息,但却不同于直接的接受信息那样准确。所以也就产生了对事物千差万别的理解,也就从另一个侧面丰富了人对事物的感知。

同样,显性和隐性障碍的属性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会随着观看者的心理状态和空间位置的改变而发生迅速的转变。或者说在这样相互的、快速的转换过程中更加丰富了人们对事物的认知与感受,从而在在一个相同的场所中面对被同一观看物可以产生不同的但却丰富的理解。
Continue Reading →

“暗示” 格力·艾米的关键词之一

近期发布一些来自深圳华侨城创意节 – “21,设计之上”中格力·艾米的关键词,搜索了一下,发现web上没有这些内容。那么好,我就当一回打字员吧。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

“暗示” 格力·艾米的关键词之一

场所结构以及可感知的干预都将起到该场所对人的暗示,而对特殊人群,这种暗示也将是特别的。比如对空旷场所容易对某些人产生空间症的暗示。

结构的暗示在场所中具有重要的作用,场所的通航与封闭、暴露与障蔽、压抑与舒朗,都使得人在其中得到某种暗示。这种暗示是客观的,是空间赋予人的一种强烈感知。

人对气氛等可感知因素的感知形成的暗示,例如:符号、气味、光线。场所中可感知因素对于人的暗示因人而异,然而其中任何可被触及的场所细节都将被不同敏感度的人感知。从而对场所形成下意识的印象,于是对该场所概念的理解形成也产生作用。

人对空间属性的经验反射,形成一种类似下意识的引导,或者由于自我经验下的条件反射。有些暗示是与个别人群的体验特意对应的,我们泛义的场所属性是复杂的,它具有非人为可能改变的某种属性。该属性在某些时刻对于某些人群也可能是产生暗示,这种暗示是随机的、直接的。比如空旷的场所对于某些人可能产生恐惧感等等。
Continue Reading →

  粤ICP备150889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