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自己才是真正的“原则”

  2008年,我带团队。当时“商品详情”的页面设计出现了一个“错误”,这个错误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当天必须改了才好。
  
  因为那天不是发版本的时间,我担心改了后直接上线后会影响 GMV(商品交易总额),所以,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请示了VGM(副总经理) – 我的直接领导。我只是想得到她的授权。
  
  听完我的描述,她只问了一句:“你确认是必须要改的问题吗?”
  
  我说是。
  
  她说:“那就马上改。”
  
  我说:“发布有可能会出错,影响GMV,怎么办?”
  
  她说:“回退。”(回退指恢复到之前的版本)
  
  很平静。
  
  说完后,我如获新生。
  
  我害怕受批评,所以我想通过这种提前告之的方式来避免。
  
  我的领导确认问题后,直接给出了如何解决的方案。
  
  两种不同的态度,两种不同的处理方式。
  
  她让我第一次感到震惊的是:“直面错误”的时候可以这么处理。我的领导,不但容忍我可能犯的“错误”,还打造了一个可以犯错的环境。
  
  这么多年,我一直受益于“回退”这两个字,她让我知道了“直面错误”、“直面内心的自己”才能有新的创造力。
  
  中午和朋友吃饭,他和我坦言自己最近的状态,希望我给他一些建议。我想借上面的案例,聊聊我学到的、领悟到的那些“直面自己”的方法。
  
  每个人生来并不完美,有性格上的问题,有习惯的问题,有教育程度的问题……有人认为这些是“原生家庭”的问题,还会有人认识不到自己的问题可能带给自己的影响。
  
  我想,如果你想解决问题,必须先要找到问题的事实,要追问事实和真相是什么?这样才能定位它。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英国哲学家、数学家和逻辑学家罗素伯爵在很久之前就提到了这一点,他的原话是这样的:“一是智慧,二是道德。关于智慧:永远问自己,事实是什么,真相是什么。不要被自己更愿意去相信的东西所蒙蔽;关于道德,爱是明智的,恨是愚蠢的。我们必须学会容忍他人,并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总会有人说出我们不想听的话。”


  
  找到事实、接受事实,我认为就是“直面自己”的过程之一,这一定是残酷的。做到大脑的极度开放和透明,没那么简单,与生俱来的感性会大于理性。大多数人不愿意面对自己,也抗拒真相。能把自己“剥开”了直视那些问题的态度,才是开放大脑的提前。你越保持开放,你就越不会欺骗自己,而其它人就会给你真诚的反馈,这样你才能形成一个正向的反馈循环。
  
  当你认识自己的时候,你才会开始“直面”一切。
  
  最好的直面自己的方式是“回顾”,回顾才能让你重新审视自己的动机,当你形成一系列的回顾动作和回顾习惯,你不仅可以知道哪些时候你错了,还能知道你在哪里能做得更好,以及,你知道自己错误的动机来源。
  
  这里的技巧,我认为在“回顾”的时候,这样体会或这样默念:“这件事是通过我而发生”或“这件事因为我而做了”,不是“我做过此事”、“我做错了这件事”、“我把工作弄坏了”、“我的爱她有没有感受到”…… 我们能相爱,不是因为你爱过或她爱过,而是爱通过你连接了她(他),你要做的是,更紧密的连接彼此让爱继续……最后,最重要的东西:“文化”。
  
  尽管“文化”或“环境”在个体侧没有方法改造,但我坚信打造一个好的“文化”胜过一切,这是每一个管理者的使命。如果你的团队中没有一个“好”的“文化”,你可以去建议管理者,你也可以保持积极心态去面对它。如果没有“回退”的文化,我很有可能还在公司默默无闻的当一个小团队的负责人,也未必能保持今天的持续创新。
  
  这两年,《原则》这本书的中文版在国内很火,特别是“生活原则”和“工作原则”的具体内容,细到令人发指,有人甚至宣传称桥水的文化是一种“教派”。我想《原则》和 Ray Dalio 想表达的核心,并不是那些一条条的细则,而是:勇于“直面自己”,这才是真正的“原则”。
  
  谨以本文感谢我曾经的领导:Fiona Hau感谢你的阅读,欢迎留言和点“在看”我们一起聊聊“直面自己”的方法。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