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英传

此文为群中同学老王所著,版权在此,请勿转载,转载了或许也看不懂:)

  公元二零一一年夏,信阳留守黄涛静极思动,建企鹅群,树潢川一中九四级三班大旗,意在归化同门,灌水娱乐,封程波为丞相,改为群历元年,大赦天下。

  初,群初创,群主宣召众同门入群,共襄大业,无奈人微言轻,久疏联络,音书难寄。更兼各企鹅群分立,群雄意不在此。是夜苦思良久,翌日,香车宝马请雯、淼、超等美女入群,美女登高一呼,响应者众,遂小成气候,自此,群主仿效前明嘉靖皇帝,修斋炼道,数年不朝,昏庸至此。

  而后艳霞、凤英、玉梅等众美女入群,自此,群里莺莺燕燕,钗鬟香粉,三日一小朝,五日一大朝,群豪至此,唯有衣冠楚楚,唯唯诺诺,奉茶打扇,一片祥和盛世景象。

  天下太平不久,女中豪杰艳霞抨击天朝七点新闻,怒斥华英鸭污染害人,自此群里开始抨击天朝河蟹,朝会不欢而散,数日间,偶有私语,无人议政。期间,远人服之,琼岛新中、南粤青梅、晓燕等人入伙。

  群历元年秋,艳霞以村长之尊,逐渐把持朝政,议论天朝弊政、村内得失。

  群历元年冬,疑因老贺欠酒债情债,债主炸武汉老贺宅邸银行,众美女纷至慰问。一众美女并议论饮食睡眠、花花草草等琐碎细务。众英雄不堪其烦,罢朝数日。

  先是雯、淼、艳霞居沪昆多载,多有过往,号三女侠,雯事台岛航空,驻沪,后迁于京,是年因公过沪,艳霞以新置火锅款待之。

  群历二年春,淼与超论养胎育儿数日,艳霞、雯等重臣无可置口,春节后,艳霞自曝相亲故事,淼待产灌水。志江出山,体贴耐心,温柔贤淑,与众美女相谈甚欢。

  是时,艳霞与村内鬼子、伪军战乱频起,渐露揭竿而起之意。

  二年三月,企鹅帝都鹏城,都统刘小虎巡视天下,偶遇此群旗号,有吞并之心,见美女众多,俯首入群,赐封兵马大元帅,参赞群务。

  刘小虎遍加群友,与青梅、艳霞等抚今追昔,青梅忆及小虎艳霞原为冤家对头,艳霞恍惚良久,原来昔日仇人来此,力邀小虎打飞的来昆山请其赴宴谢罪,小虎不能从,小虎邀艳霞来鹏城,将介绍俊男多枚,艳霞不屑,由此嫌隙渐生。其间,南海玲清等入群,与众人忆往昔同窗,诸如老王上课睡觉,刘胡霞生三娃,马毛处级领导之类八卦,青梅并有晒近期靓照。其乐融融,当日至晚方休。

  一日,艳霞抱怨鬼子凶残,小虎自嘲IT民工,雯自感白领环境民工待遇,海南新中曰:治下民工饷万贰。众人皆云欲弃职为民工。后思己手不能缚鸡,遂作罢。

  一日,众人忆艳霞昔日性格,艳霞自诩温柔,众人皆笑而不可,继而出谋划策,欲为其介绍男友,其云:已有备胎数枚。艳霞打字速度如飞,能与数人多窗口聊天,虽处IT业界,小虎亦自叹不如。

  其后,小虎、艳霞、雯畅聊数日,涉及打球,休假、企鹅加钻,村里鬼子,爱情理论等等,众人皆听其高谈阔论,不置一词。后谈及樊凡二人疯癫,老贺代人送情书、小虎老贺喜欢过的美女等节八卦消息,老贺、老王、晓燕、永锋等争相发问,小虎愤曰:鄙视偷听者。艳霞对于自身情史秘而不宣,曰:待我出版回忆录。至今亦不见片言发表。

  是年艳霞、雯等回乡,乡党大聚,艳霞大醉而归,不辨门庭。宴会之上艳霞大骂留乡汪程诸人腐败,置生民水火而不顾,众不敢高语。

  一日,有提及曾小燕,精神分裂,家人轻易嫁之,不明而死,众人哀而惜之。小虎提及与永锋扳手腕争强,未有一胜,至今引以为憾。雯等鼓噪再决雌雄,二人笑而不从。

  次日,黄群主出朝议事,雯、玲清、小虎、青梅、新中等入朝,所议皆暗恋、惦记等飘渺往事,发浪费青春之叹。

  又次日,西历愚人节,老熊、小何、余勇等入群,是日群贤毕至,入朝议事众官超过十位,杂七杂八,海阔天空,不着边际。力主青梅、艳霞等迅速成婚,大家以婚礼由马上组织聚会,遍指新欢旧爱,二人皆不从,遂罢。

  是日,刘小虎提及IT新潮名词等,众皆不能应,又议及例假、美女以至于AV,小虎博闻而善戏谑,虽对美女而不敛其锋,艳霞骂之刘小贱,小虎回之包养洗脚之语。自此,二人针锋相对,常刷屏大战数百条方休。雯深得灌水真谛,煽风点火,以无立场助战驰名。群雄技拙,偶插一语而不能,观战数日,不能分高下。

  初,雯先有立群之意,后以黄袍加黄群主身,自垂帘摄政,以立国之功掌天下兵马,后刘小虎出,以位禅之,唯以瑜伽烹茶以自娱。

  艳霞村长日久,能以中日英三国语言加手势与鬼酋交流,以开会做领导思想工作为能。小虎以二人开会犹能聊QQ称绝,雯称其领导擅做家庭思想工作为奇。艳霞擅讲述周边故事,声情并茂,小虎常传低级笑话,秀节操下限,相遇即互嘲刷屏不休。后陆续有晓露、代彬等人入群。

  一日,小虎、志江遇,相约酒饭,忆及和某某打架斗殴,小虎虽弱,常败而常战,不屈不挠,志江则能以一敌八,能路见不平而拔刀。

  小虎常称广东以北为内地,众皆嘲之。一日艳霞要赴黄山旅游,休战,群内和谐数日,老熊、新中、小虎讨论手机技术,艳霞归来发照片数张,小虎嘲其肥,PS其照片,艳霞不屑。次日近午,众皆饿,青梅等皆未用早膳,艳霞秀黄山特产,众皆不忿,怒而斥之。此时,艳霞与村内女主管之争,已至水火不容之际,发于词端。

  又次日,代彬传老照片,与小虎遍忆当年同窗,后小何、青梅、老熊等怀念当年倜傥形象,钱坤突发不正经数语,众皆疑之,后自曝为坤老公高玉峰,众相聊甚欢。

  又次日早朝,众皆言困,雯曝晚睡一小时而不能起床,小虎曝其凌晨四点睡已起,众皆惊为非人。淼忽反诘:有我困乎?云当妈要困一年半。此时其已产女,因其女睡短觉,颇苦之,但母爱泛滥,溢于言表。而后众人谈及如何对待儿女与父母,虽父慈子孝,仍需斗智斗巧,一片和谐。

  志江笃信上帝,并引书:上帝是外星人。老熊坚信共产,并做群众工作。小虎痛斥执政党,语老熊:非吾同窗,定反目骂战一天。后代彬言道教犹胜共产,代彬倡导自然而不强求,因流感遍杀禽类而悲悯,后言及环境污染、政府腐败、言论自由,众皆不胜唏嘘。又及定义成功、普世价值、精神寄托等思想内涵云云。

  一日,雯提及开英文会议,并编纪要,小虎深服之,以英语学习讨教。雯叹曰:廉颇老矣,昔日听英文广播,而今只看快乐大本营。小虎身处IT技术前沿,勤于读书学习,众叹不如。

  雯又曰:天朝大学毁人才,寝室育人才。艳霞然之,言其曾从图书馆借读小说,然后讲书于宿舍,远近学友围而听之,中夜而不倦,抢借其书而归,数误图书馆归期。艳霞今言辞犀利,大异往昔,岂寝室育人之功哉?

  初,有名建军者在群列,偶发笑话,众人疑而不识,后知为艳霞之兄,再后知其嫂亦为同窗陶氏。陶氏当年以秀气刘海发型知名,遂补送外号曰齐刘海。

  又一日近午,雯戏言刘总请吃饭,志江邻城,可速至,志江言:与启伟仅距五公里,以有同学近自夸,雯则言昔日与淼隔马路办公为近,常同用午膳,志江不服,言曾与高中同学同楼,常端碗而至,雯、老贺戏云其常端空碗化缘。
其后,小虎晒食堂膳食图片于群,颇琳琅精致,老贺叹地大三食堂之不如,志江言360挖人应先挖企鹅国大厨。

  志江长于运动,羽球、游泳、篮球往昔皆见于词端,忽言与廖先学首次完成一局台球,以将球捣走为能,以不小心进球为乐,一众皆惊。艳霞则以国球为强,曾言又去挑战村内第一高手,虽败犹荣,以国球搦战志江,志江亦不惧,云:虽不能胜,尚可败。

  是日,老贺、志江仍对小虎食堂图片一一点评不休,小虎兼作答。艳霞不能忍,言一群有病之人开有病之会吃有病之饭发有病之语。志江并言野草作汤,萝卜治病,与老贺论各地萝卜之优劣短长,以能吃葱蒜萝卜自夸。艳霞不语良久,小虎、志江以言语激之,艳霞号志江曰二贱,与老熊、小虎合称三贱。志江戏言曾与小虎等烧香磕头拜过铁牛,艳霞讽之。

  老贺观战良久,号之曰三英战吕布,并言及吕不韦,忆及胡新才最爱吕不韦,曾与胡新才同背诵《史记》吕不韦列传中段落,众人奇之。后谈论至春申君黄歇,黄国故城,老贺、雯等已登临,志江起思乡之念。

  初,老王求学于京,老贺因公过之,专程探望,不意地名有二,老贺打的绕城半匝而不遇,老贺至今耿耿。后老贺再赴,老王已出京,雯已迁至,于楼下川菜款待之,老贺至今犹能记其地其名。后老贺亦透露某年曾赴昆山探望艳霞。

  是日,刘德忠入群,昔日曾号德华之弟,小虎言其有德忠八卦而未透露。德忠以名春林者为师,雯以其为兄,雯自命为德忠之姑姑。

  老熊、志江论羽毛球技,邬称其业余三段,二人惺惺相惜,又起切磋之意,并以交球友为乐。后二年,志江过津,较技半日,得遂所愿。

  小何此时为高校辅导员,为弟子询小虎面试机会,众人赞其师德,并议就业、学历能力关系,聒噪杂谈阔论,终日不倦。

  小虎所在企鹅国美女众多,曾被老婆大人批准,在日志上公开写过lulu等三个女人,并命题为身边工作的女人,被告诫不能题为身边的女人,并云其被这帮女人带坏,发美女照数枚,IT界亦娱乐至此。众男皆羡其工作环境。

  一日,艳霞云村内鬼子亦打国球,小虎言其出手打国球,对手皆畏其扣球凶猛,艳霞以其不如已,云村内男球手皆惧其杀球,唯狠而不准,小虎亦不服,誓曰:有生之年,定一决雌雄。
翌日,小虎群内发笑话,后言有一真事:一部门赴泰国旅游,有二女秘书为闺蜜,导游带团看脱衣舞,一女决意不去,另一女力邀之,一女云:如必观之,归馆舍吾为汝脱之,行否?一众皆乐。

  近日,数人常聊天至午夜,次日晨起继之,乃至评判一日三餐、汇报洗脸泡脚如厕,一众观之成癖。老贺云:报告半日仅书一段,老熊云:签公文而忘阅内容,众皆欲稍戒之,唯小虎曰:多进程多线程作业。语后不久,忽惊曰:忘记开会了!雯则言其边工作边笑出声,恐同事送其至疯人院。此群欢乐至此。

  五一节,雯子手机失窃,电话报案于警局,接线警员戏曰:如手机被用,此贼号码会自动发送已补办号码上,并建议雯可即致电窃贼:小偷,你在何处,能否归还手机于我? 雯言手机失而未有所感,闻此言而黯然泪欲下。

  一日,海南新中以日语网页求教于雯,雯言曾有修习英德韩等语,不通日语,艳霞为之询于村内。遂又起抵日之议,有张鹏入群共叙。是日,老贺因公赴粤,小虎、志江、先学等聚于鹏城,大醉狂歌而归,并有回乡置地养老之约。

  数日后,小虎发深圳聚会照片数张并有音像,有漏点照、表白录音,复昔日校园之恶搞,不堪视听,虽鹏城街头春意盎然,老贺、志江等风姿绰约,意气飞扬,风采如昔,已自毁形象于斯群,数年后江湖亦见传说。

  初,小虎等亦曾发中学照片于群,存照已近二十载,观之恍如隔世,逝者如斯,人何以堪。今其校已迁,地不存,人亦难见,有情可忆,当时惘然。

  一日,艳霞因家事返乡,未上车,聊天已耗手机电过半,青梅忽欲请艳霞回乡带一人回,艳霞惊曰:唯招人不贩人。青梅恍悟曰:汝非居广州,而在昆山。青梅竟差误至此。

  闲言碎语多日,雯言曾于淼处五人同睡一小床,艳霞怜其床。小虎、雯常开会,皆好携带录音笔,鹏城聚会录音即出此。小虎为数码粉丝,新潮设备一出,即怦然心动,以抢先尝试为快。一众闲聊如天马行空,畅言无忌,如羚羊挂角,无题可寻。忽互嘲,忽互捧,忽互损,忽互粉,朋友、基友、丽友,无立场、无节操,无下限。后一日,道鸿来群,其已定居于沪,言其住地距艳霞甚近,志江戏言其有女友在昆山,道鸿亦以国球自诩,自谓生平难逢敌手。后谈及知识、命运、改革,代彬、老熊等大论政府拆迁,土地制度。

  次日,论及能源,外星生命等, 廖先学由乡返鹏城,回乡曾见国春、召强诸人,念家乡腊肉鳝鱼煲,老熊言在京亦遇家乡菜馆。其间,志江赴小虎宅,并晒下厨照片,挑战游戏机于小虎之女lucy,未分胜负。道鸿技痒,预约下周飞赴鹏城打球。

  翌日周末,雯观《问道武当》欲攀武当山,后看《转山》,欲赴西藏,艳霞曰:如必去,应入峨眉山,抑或赴昆山。雯曰:体弱恐皆不能胜,唯昆山亭林公园后山,勉强可攀。二人以未能同攀此山为憾。是日,艳霞突发漫无目标之叹,计划列人生一百目标,后未示人,未知施行否。

  又次日,雯以换老板难以适应为怨,乃至生离职之念,小虎亦言其新换老板后,痛苦良久。老熊言新老板曾因其好恶更换楼梯大理石。一并有论及老板管理能力。管子曰:为上者不明,令出虽自上,而论可与不可者在下。而今新上莅任,必出新政,唯听歌功颂德之音,不闻下属不适之怨,为一弊。《礼记》云: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老熊言领导好羽球,公司多开展羽球运动。此诚至理也。

  翌日,温总赴地大,老贺以功尚微,未能得见。次日,道鸿赴粤,约见志江等,老王因公过京,见雯伉俪。

  近日,艳霞以无聊会议而生怒,老熊、小虎皆以常开会而著称,小虎改昵称为刘开会。改词云:会议虐我千百遍,我待会议如初恋。有再加歌词:虐你千遍也不厌倦。

  一日,志江、小虎因吹空调感冒,众人异之,小虎云已开空调一月,艳霞言其尚穿长袖外套。其日,朱芮入群,其已移民澳洲,众人以考拉和家乡美食等论之,疑芮以群过于调侃而出,后不见于群。雯、小何、艳霞等议及移民,青梅曰:艳霞与吾可移民,顺便嫁人。艳霞曰:不可,其骂人吾不懂,吾骂人其亦不懂,不能共语之。岂骂人亦可为乐乎?张小娴云:这世上有一种相濡以沫,叫做喜欢找你吵架。

  小虎以上糗百为乐,常发糗百笑话于群。网传:一入糗百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小虎受其流毒乎?小虎、老贺等偶有发倭国女优于群,网传:生平不识武藤兰,便称英雄也枉然。为人不识苍井空,不如挥刀去自宫。遂使苍老师之名扬于华夏,谓其启蒙天朝之功也。

  一日,艳霞晒泡菜照片,被夸胜釜山料理,后有言其滑肉汤做冬夏两味,人皆称之,其厨艺必佳矣,华夏古有留心留胃之说,唯尚乏一人长伴。群中常有提及做饭者有小何、老贺、志江等,小何偶有聊天,常言应做饭去矣,必贤妻良母也。志江种荆芥于粤,众皆羡之,后老熊亦种荆芥于津,生长皆宜,离乡不闻荆芥已久,今南北皆开荆芥花。

  儿童节后,小虎赴沪杭一游,过西湖,叹灵隐寺赚钱过于苹果手机,老贺言其与小庙僧人聊天,今僧众收入高,新潮电子设备随身,一师而三师娘。志江言欲少林寺为僧,无关系概莫能入。岂佛场亦如官场耶?网诗有云:春宵有价持斋戒,风月无边坐道场。已非我佛东来之义。

  初,老贺赴鹏城,临别与志江等把酒言欢,对酒当歌,气势如虹,以志江之酒量亦醉卧沙场。酒后翌日,志江昏睡终日,而老贺返武汉尚需授课,志江服之。后老贺云:实未能坚持授课,喝水亦吐,自归武汉,戒酒多日。当时兴奋可见一斑,后相约,再相见唯饮茶聊天耳。

  小虎过沪,时艳霞在昆山,未能一晤,众嘲之为乐,见与未见众说纷纭,后遂不能辨真伪,不见载于正史。

  小虎之女lucy,亦有轶闻,时不足三岁,因其母盖其被,赌气自睡于沙发。后随小虎游沪杭,私藏小虎之书,小虎与妻离店争吵良久,后偶问之,其言:吾不喜此书,已扔书于酒店床下。其个性如此。

  时已近暑期,小何监考,偷闲群聊,道鸿、志江、先学等论及大学考试。老熊言大学考试皆突击而过,后有课因老师故耽误突击,老师准其抄卷而过。先学言其未突击也未过。志江言其突击也有未过,补考仍不能过,后老师单独出题方过。老贺言其高数差五分未过,因常擦黑板加分而过。小虎则言其因做学校网站,院长准许而过。考试通过方法如此之奇,志江遂曰:功夫在课外。但其不闻:学霸的世界你永远不懂。

  一日,青梅在群,众昵称之梅、梅梅,阿梅等,青梅言其在前公司时,因其言语常以了字结尾,又因廖姓,同事昵称之鸟儿、鸟鸟,呼之数年,几忘其名。

  是日高温,议及避暑旅游,志江言传闻青海湖甚美,老贺言青海湖荒凉,唯比家里水塘稍大。老熊言杭州西湖与家里西湖差不多大,言其村有数湖,村西之湖亦号西湖。众叹二人家湖之大。

  是日张程来群,其在洛阳,与老熊等共忆一番往事,言及雷主席、徐浆糊等外号,摩尔老师的故事、宿舍轶闻等。

  一日近午,艳霞身心俱疲,有消极之意,黄群主言如在其位,愁而死,小虎言如在其位,忙而死,先学言如在其位,不知咋死。乃至小虎、艳霞相约高空坠落。时雯因家事亦郁郁,一片水深火热。后发心灵鸡汤数条,众心稍慰,小虎、志江、先学相约出游散心。

  暑期高温数日,忽小何发新乡聚会照片,新乡诸同窗多在学校为师,变化甚大,众皆讶之,并八卦老师同学趣事。

  二年夏,京畿暴雨成灾,雯暴风骤雨游故宫。

  今育儿书皆言孩子不能打,一日,小虎问及是否打孩子,老王言打过数次,先学言等待中,期待已久,小虎言其打孩子乃至自己手疼,老熊言其已用鞭子打,充电器线制,至今一拿充电器,女儿即刻老实,余勇言威慑很重要,其于家中显眼位置备竹棍一根,皆狼爸之属也。后言及自己挨打,志江言其挨打闻名方圆数里,传说被吊起来打,以被打之酷为胜,老熊有关门被揍,不允人救,以被打谋划周密为胜,小虎言其父手边之物皆用以打,以被打武器多为胜。老熊亦有冬季坠入冰窟,仍被揍,无多余冬衣数日而不能出门。儿时皆非省油之灯也。

  其时,艳霞已待离职,小虎亦偶发离职之意。艳霞离职后,不朝多日,群聊骤减,每天仅数十条以至于相对无言,其间,小虎赴京,见雯。
(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